菜单导航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十四)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9日 01:33:27

摩托车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本来要回话的小柔父亲,他神态恍然,口中的咒声也停止了。咒声骤停,那棺材后面还剩下的四个阴魂也没有了再要攻击的意思,而是转头朝着那横梁下的绳索走去,抬头凝视了那打着圆结了绳索一下。慢慢飘起,直至脑袋套进了那圆结里面,而后绳子一紧,那阴魂就直至的吊在那绳索上面,面无表情,情形和我第一次透过洞口看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数量变少了很多。

摩托声的响起让这小柔父亲停止了对阴魂的控制,这说明他大概知道来者何人了,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对话声。

“周老板在里面吧?”熟悉的声音,那是小柔的师父李师傅的问询声。

“应该是,老X和老潘已经进去了,还有那两小伙子也在里面。X师父说里面都是阴魂,叫我们别进去了。在外面守着就好。”又传来张师傅的声音。很显然,张师傅师徒两个在师父和潘师傅来的时候已经在外面守着了。

“嗯,我进去看看。”李师傅回答道。

……

“你放弃治疗了吗?我师父问你话呢,哑巴了?”肖爷嘿嘿一笑说道。

“哼”小柔的父亲冷哼一声说道:“无理小辈。”

“我说这几年这附近怎么中阴蛊蛊毒的这么多,原来是你捣的鬼,这么多条致富的路你不走,偏偏要靠这旁门左道来敛财。”李师傅一脚跨进小门,厉声说道。

这个把我看的一头雾水,这李师傅不是养蛊之人么?按理说应该是和小柔父亲是一伙的才对啊,怎么突然倒戈相向,开始责问起小柔父亲来了。

“为何你们要多管闲事,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没有侵害到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小柔的父亲似乎知道这事不能善终了。

“为何?与蛊,于天,你做的事情伤天害理,于地,大肆养蛊残害生灵,与人,阴蛊入身苦不堪言,于魂,阴魂养蛊,魂之覆灭。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赚钱!!!你说我们为何与你作对?”李师傅正言厉色的说道。

李师傅此番言论颇有道理,俗话说还人用毒,整人用蛊。用蛊去整人可以把人折磨的苦不堪言,但是又可以不出人命。而且还留不下证据。所以又很多人开始制蛊售蛊毒,以供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去用以害人。

李师傅此言一出,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齐齐的望着小柔父亲,似乎在等他如何辩解。当然我也一样。

小柔父亲不惧反笑:“姓李的,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因为我的阴蛊害人,你还不是同样接到了许多解蛊毒的活?赚的也不少吧?没有我的下蛊,哪有你发挥能力的时候,你受的荣誉尊重和爱戴,还不是因为我的帮衬?”

“死不悔改,我给人解蛊毒从来不收费,都只是讨个酒饭。小柔跟我这么久,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吗?”李师傅脸色铁青,大声呵斥道。

“别废话那么多了,说吧,你们要多少钱。”小柔父亲高傲的说道,似乎很有把握。

或许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爱钱的,更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与我们没有太大干系,更加没有存在什么仇恨,为的只是他眼中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正义,这或许在他看来非常的可笑。甚至于在他看来,我们和他作对就是为了讹他一笔。

在他看来,我们很可笑,可是在我们看来,他同样可笑,钱固然是好东西,但是比钱珍贵的东西更多。有的人为钱生为钱死为钱奋斗一辈子,到头来可能真的就穷的只剩下钱了,客观的说,这难道不可笑吗?这小柔父亲也活了半辈子,奈何想法却如此肤浅。

“和他废什么话,有钱了不起啊,你钱多,那你现在用钱买死我们啊。”肖爷从小脾气就暴,而且有点仇恨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听了这小柔父亲开价之后,又看到那几个阴婚稳稳的吊在了那绳子上面。便再无顾忌。怒不可当的他直接朝着小柔父亲冲了过去。我本想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看了看潘师傅,潘师傅脸色平静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似乎这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棺材本身就有半米多高,而且下面还垫了两根长凳。怎么说也得有一米高。肖爷那大块头像从中间挤过去是不大显示,所以他选择了一种对他来说难度比较高的方式,从上面跳过去。

如果是说一亩多高的杆子,双手一撑,那跳过去倒是没什么难度,但是那可是棺材,宽的很,半米多寛。想要直接跨过去难度还是相当大的,更何况那棺材下面只是驾着两根凳子而已,并不稳当。

肖爷凌空跳起,双手撑在写着聚魂棺的那口棺材想跳过去。可是事与愿违,他没有跳过去,反而由于用力过大直接把那棺材下面的其中一根长凳给压垮了。

上一篇:就在昨天??

下一篇:又有了一家合葬

kuleres888 A 幽灵 玄学门生 lv2 2020-11-23 20:42:07 师父说:“自然是去了该去的地方。”说完之后就把电话挂了,我已经出师,咨询可以,但是要再学其他无关的东西,师父是不会和我说的
2020年12月26日 15:11:51  凉城凉忆
小时候经历过的灵异事件 那是发生在小时候的事情。大概那年我有八九岁或者十岁左右吧,总之是在上小学,那年正在流行林正英的灵幻先生那部僵尸片。 那天我正在家里跟我爸一起
2020年12月26日 03:12:49  回忆伤人
绝对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第一篇 先介绍一下,本人女生,属马,早上九点多出生,但是八字极弱,小的时候一直到上小学之前不叫魂那都是没办法入睡的。叫 橙子不爱吃橙子 2020
2020年12月26日 03:11:44  凌霸天下
先介绍一下,本人女生,属马,早上九点多出生,但是八字极弱,小的时候一直到上小学之前不叫魂那都是没办法入睡的。叫魂大家都懂哈?自小呢也喜欢看灵异事件的故事和照片,
2020年12月26日 03:10:38  凌霸天下
我12岁左右也生过一场病,打针吃药不见效,第二天,我盲眼姥爷给我看好了. 当时很奇怪,晚上我端着马灯站在院中,突然觉得一根箭射入肚子,当时没怎么样,第二天起不了床,说话都有气无
请问楼主是位男士吗?你这个老姐的法宝,有点搞笑。不过也许有用,虽然卫生巾是新的,可是那位老姐已经哈了一口女人味上去了,代表卫生巾已用过。可是一个男人口袋里,揣着
一天傍晚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总觉的后面有人跟着我,我回头一看,奇怪,没有人呀?我以为只是幻想。走了会儿,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回头一看,还是没有人。突然间,我看见一
2011年国庆节期间,我在老家准备犁地种麦子。假期过后,我就要工作了。那天夜里,我做梦,梦到去世的父亲了。平时也会梦到,但是父亲从来不说话。那天他却说:“我准备把你娘
小时候 我是由奶奶带睡的,有一天晚上我发现奶奶做噩梦,感觉她想要叫但嘴里只有 呜呜的声音,觉得她想动但又好像被人绑住了一样,她想睁开眼睛,可我只看见她 翻着白眼 直抖
以前住在北京老家的时候发生的一件灵异事件。。。 我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床的对面有一个买了十几年的钢琴。有一天凌晨两三点中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醒了,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看
很多年前我家屋檐底下也住着一对燕子,后来被我们家老佛爷下令捣掉了(谁敢抗诣啊),之后的好几年燕子都没再来过。今年终于有一对燕子决定住下了,我亲眼看着它们一口口衔
佛号是消业障和降魔之王。 一切经法难忏除的重业,包括各种难缠的妖魔鬼怪之现象,唯有念佛(阿弥陀佛)可消。 有大修行者用天眼观察念佛的人,其周边四十里有佛光住照,所有
[quote=中国灵异网网友]头回听说古人也讲现代话,咋没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呢[/quote] 啥是现代话= = 指不定什么时候的古人就说过。。。只有现在造的词 比如宅啊 萌啊之类的才算
Stella Wang 初入灵界 lv0 2018-02-08 13:31:42 个人认为,所谓的灵异能量体萦绕着我们,只是大部分人未必可以感知。一些体质特殊的所谓“异灵体质”的人会看到,听到,不同程度的感受这
我个人比较相信神鬼吧,自信佛教。我简单的说两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听起来可能比较一般,第一件比较普通,第二件应该挺怕的,都是姐夫说的。 个人文笔不好,而且语言组织
我是个北方人,家在一个叫龙江县白山乡的一个小地方。我家里人以前是做屠户的,所以在我小的时候就没少见那些杀猪狗羊的情景。可能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对那些小生命也比较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