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一)

作者: 共度朝夕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21:22:25

最近,轰动A市的光明花园小区跳楼案,最终被定性成了自杀。

理由是,整个城市与死者有关联的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警察为了证明这是一起谋杀,调用了小区周围几公里的监控录像,几十名警察连续反复看了三天,也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死者的通讯记录,近一年的朋友圈子也都查遍了,结果还是另警察失望了,是自杀。

他们没有找到死者自杀的理由,无法解释为何死者的面孔明明在笑,眼中却充满了恐惧,从二十八楼跳下来,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眼睛却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圆睁着与每一个看向他的的人静默对视,根本不像是个死人,惨白的脸上有一半被跳楼坠落时不知被什么挂的豁开了,不规则的伤口沾满了早已凝固的血液。

这一事件,警局特例请来了退休多年刘老来解刨尸体,不是不想是因为没有办法,年轻的验尸官根本不敢同那双闭不上的怪眼睛对视,即便是刘老,第一次看到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睛时,也是全身一紧,一股股寒意袭上心头,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谋杀。

可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查出来,再次被定性为——自杀。

死者屋里的一些物品自然成了案件的物证,警局带走了屋里大大小小所有的柜子,最终只有一个小小的梳妆盒被留在了警局。这只梳妆盒是个老物件,紫檀木做成的,之所以留下这个小盒子,是因为警察在这个小盒子上发现了密密麻麻的死者指纹,还有一些没有纹路的奇怪指纹。怎么可能还有没有纹路的指纹,从痕迹鉴定学角度来看,这些指纹绝对不是带着手套或者什么东西留下的。

这是一只十分精巧的小盒子,做工并不复杂,很容易就被拆解,但部件之间的衔接却十分精巧,里面有几个小格子可以放置一些平时化妆用的器物。

事后,有一天,局长将小盒子带回了家里研究,被局长夫人相中了,要局长将小盒子留下来,想要把玩一段时间,局长明知这是重要的证物,但拗不过自己的老婆,想想上面的指纹痕迹已经被采集,就答应留下来几天。可是,没过几天,怪事发生了,局长的夫人-也跳楼了。

她的脸上带着甜蜜,眼睛里却透露着惊恐,竟然和上一个死者一模一样,莫名其妙的就跳了楼,那是在夜里12点。

难道是这只盒子有古怪,局里所有人都对这只古怪的盒子产生了看法,可是也有例外,局里其他同志也将盒子带走过,却都安然无恙,一个一个疑团缠绕在一起,越滚越大。

不幸并没有随着局长夫人的死而终结,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局里一位警花也跳楼自杀了,那天夜里这位女警值班,通过当晚的录像可以看到,女警察值班到夜里十点的时候接了个电话,看视频里的表情,应该是朋友或者亲戚打来的,然后女警察研究档案的时候,恰巧看到了旁边物证架上的那只漂亮的(梳妆盒),似乎这只小箱子对所有女人都有一股着魔般的吸引力。

她将小箱子(梳妆盒)放到了办公桌上仔细研究起来,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女孩有些疲惫的伸伸懒腰,坐下休息了一会,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凌晨12点的时候,女警从梦中醒来,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梳妆盒,却突然变得气氛和惊恐起来,她似乎又不敢靠近那个箱子,突然女警像是与什么人一边争吵一边厮打起来,过了好一会她又哭又笑的走向窗户,打开就跳了下去。

看完监控录像,所有人既悲愤又痛心,已经确定那只箱子不简单,警局对小盒子做了各种的检测,然而结果却是,这只是一只普通盒子。不过细心的警察看了多遍录像后,还是在其中发现了一些端倪,那位女警察在最后的挣扎中,似乎是想要写下一个字,像是要给自己的同志留下线索,经过仔细分析辨认,详细判断,那竟是一个”梦”字。

“梦”,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突然一个箭步向后退了好几米远,作为一个灵异恐怖爱好者,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终于知道了这是一只什么箱子,那竟然是传说中的:噩梦匣子。

当警察们听他讲述完这只匣子的来历后,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据年轻的警察说,这只匣子是一个小说中的道具,在很多年前就害死过很多女孩的性命,那些女孩的死状与被害人十分相像。

有几位老警察一下子就想起来,在盒子的底部有两个手工刻上去的模糊的日文字,局长立刻安排了人重新翻阅了前两个死者的案卷,没有发现“梦”字,但是那两个日文字经过复原,翻译出来的读音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那是-贞子。

难道那电影中的不仅仅是一个恐怖故事,而是真实的存在一个叫做贞子的日本女人。

为了这次实验能顺利进行,警方特意邀请了大催眠师林大宝前来协助工作,这不是一件寻常的案子,可以说是惨烈、诡异至极。省厅领导也高度重视,多次催促,要求尽快破案。这可
2020年11月17日 12:25:17  借风吻你
自从我家加入了贞子姐姐以后,我床头的小闹钟同志,就很积极主动的下岗了。 虽然贞子姐姐每天都很准时是爬上我的床头,乌黑秀发挡住了她的面容,但我却能很清晰的听到她一字
2020年08月28日 01:13:07  冷月轻吟
恨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 是恨的咬牙切齿? 是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还是…… 对于孙燕来说,恨一个人,就是恨不得对方能够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万倍的体验自己所受的
2020年08月18日 18:09:01  共度朝夕
我叫明哲,今年22岁,单身狗一条,喜欢宅家。妹妹雪儿,活泼开朗,与我相反,整天脚不沾地,奔走与家和外界之间。另外,在顺便介绍一下临时性居住在我家的寄居蟹贞子姐姐。
2020年07月20日 13:08:07  令狐灬长胜
那女人就在床边站着也看着他,让他们两个走他们也不理人,后来准备推小孩子下床的时候,那女人跑过来准备要扑他,吓得“大哥”拳一挥只听见噼里啪啦—— 再说这头,暑假奶奶
这也是我上次在河边散步碰到的事情,上次和一个亲戚去河边散步,然后散到一半,我隐隐约约有听见有人喊救命的声音,一个女人在叫着,然后我问我亲戚能不能听到,我那个亲戚
我上次写了一篇是我小学的时候的灵异事情,这次我来说一下我儿时的事情。 我记忆中隐约的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在儿童时候在八卦洲生长的,我和母亲﹑婆婆﹑公公﹑姨娘她们住,
在小学的时候,我是插班生,四年级进入当地实验小学,学校离家有半小时路程。我记得大概在快冬天,或者已经冬天,早上去学校的时候天还一直是黑的,路边有路灯。 家是租的,
我说的是亲身经历之事,以供大家参考分享。我从小体弱多病,肝不好,吃药不少,效果不大,后来九十年代全国兴起气功潮,在我爸的带领下,也开始练习气功。练了半年多,没出
讲个我大学导员亲身经历的事儿,我们导员是比我大五届的学长,后来留校当了老师,我们大学是表演系的,所以实习的时候经常要跟组拍戏,这是前提。 事情就发生在09年,我导员
刚发生的事情。 我新同事被我们老板娘叫去办公室谈话,我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出来的,过了会,我QQ收到新同事给我发了一个消息问我,是不是觉得她内向,不怎么好说话什么的?我
都说人在小的时候,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我小的时候就经历过这样的事,记得有一次那是秋天的晚上天黑的早一些,我的老舅妈的父亲去世了,老舅妈在办完丧事后的第二天来我家
我不戴眼睛看感觉墓碑上有个全身穿着红色衣服的人,一手向左,一手斜下向左,两手衣袖挽着露出一段手臂;其后还有一个模糊的高大的黑影。我戴了眼镜就啥也没看到。
1992年3月,我在萧山浦阳一带送走了一个特殊的灵魂, 因为不知道灵魂的具体来历,姑且称她为箫魂。 何先生五十多岁的年龄,戴着副眼镜,有那么一点书卷味儿。 事实上从他找到我
就我小时候,放学路过隔壁村,某位老人去世,他们的家人正在为他做法事,吓得我快快回家。因为我小时候调皮,就那天上学时就拿一把米,在那老人家门前洒一些米。 而当天晚上
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魂魄,不算是迷信 只是有些例子不得不叫人相信。小时候表妹的爷爷刚刚走了,她的姑姑就开始神志不清,哭哭啼啼的,然后不停的说自己饿没有吃的,家里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