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医院厕所上的黑影

作者: 共度朝夕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5日 16:28:06

有个一年半没来中灵了,变化很大,以前都是看大家写的奇闻异事,觉得很新奇惊悚,回想到自己小时候遇上的一些诡事,突然心血来潮想要通过文字记录下来,各位看官权当听书异闻,不必较真。

以下都是本人亲身经历,大部分都是孩童时期的印象,长大之后就再也没有遇见过类似的事情了,算是一种幸运吧。

印象中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比较调皮,老师布置的作业也不写,整天想着在家玩。

由于爸妈开店很忙,对我也疏于管教,随我野,所以我从小胆子也壮。

我爸长期的加班工作,以及饮食不规律,导致那天他突然腹痛,我妈也慌了神,傍晚的时候早早关了店门说要带爸去医院检查,又担心我一个人在家,遂把我也带上了,我那时候不懂事,很开心,因为有理由不写作业了。

到了医院挂号派对,拍片检查已经到了八九点了,不知道是小时候对环境敏感还是什么,我总觉得医院虽然开着灯,但是比窗外的天空还要阴沉,像是蒙了一层纱,呼吸起来也有点费劲。

在我的回忆中,我在医院有种置身矿窑的感觉,走廊灯和医生的无影灯就像矿工头上的矿灯,只能照亮一小块区域,别的地方都是黑压压的,让人心生压抑。

全程我都拽着我妈的手等着我爸的检验结果,很幸运,没什么大碍,只是一点结石,医生当场说要做碎石手术,是一种电磁手术,用个仪器在我爸肚子上走了走,就结束了。

一场手术下来已经快将近十一点了,除了驻院的医生,和护士,基本上都已经下班了,走廊上也没有人影。

我爸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腿脚有点发虚跟我妈说他想上厕所,当时也没有办理住院手续,已经是准备走了,住院区的单独厕所是上不了了,只能去大厅里的公共厕所上,虽然半夜,但是大厅里还是人影绰绰,因为有人,我爸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让我妈在外面等着,让我扶着点他,我就搀着我爸去了厕所。

医院大厅的厕所很宽敞,长方形,俩排的便池,最里面是五个蹲厕,门都关着,我爸尿急,就找了个门口的便池小解,边解还能边听到砂石掉落的声音,我低头在旁边听着,突然反应过来我也好几个小时没有上过厕所了,尿意一阵涌过来,我爸小解完就要走,我说,爸我尿急,你等等我,我爸说了啥我记不清了,只知道他尿完一阵轻松,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厕所。

我也没想那么多,解开裤子就开始小解,刚开始解,蹲厕上面的灯就闪烁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望向灯那里,瞬间人就愣住了,在灯的旁边,也就是蹲厕的顶上,伏着一个人影,我浑身寒毛惊炸,虽然还在小解但是已经没有小解的感觉的了,只感觉自己站着,手臂和脸麻麻的,脚不受自己的控制,我就死死的盯着那个影子,影子也盯着我,我看不见影子的眼睛和面容,只能看见一团会动的黑雾,看体型,是一个中年男性,以蜥蜴的姿势伏着,因为蹲厕上面是空的,四肢分别搭在木板上。

在我没有意识的时候,我小解完了,我每次小解结束都会不自主的浑身抖一下,这抖一下把我抖清醒了,我把裤子穿好,第一时间竟然没有想着跑出去,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侧过身,正对那个影子,仰着头定睛看他,想看的仔细一点。

这个时候异常就出现了,我没有像刚刚一样看见一团人影状的黑雾,而是看的越发的清晰,黑雾消散,整个人的身子,服饰,都显现出来,我的记忆里,上身是穿系好了扣子的迷彩衬衫,下身棕色牛仔裤,脚上穿工地里那种绿色胶皮鞋,在印象中我是看见了脸的,但是我现在怎么也回忆不起来长什么样子了。

在看清楚之后,可能儿时的我觉得是哪个怪叔叔爬厕所,或者是修理灯泡管道的工作人员,一下子胆子也壮了,直接就对着那人吼,你谁啊?

厕所是密闭空间,童声又具有穿透性,就在厕所里嗡嗡的回响,那人还是不做反应,就盯着我,盯得我又有点发毛,背后一阵寒意,倒退着出了厕所,然后疯一样跑到父母身边,在跑的时候就感觉那个影子跟在身后,实实在在的阴森感。

到家之后的当夜我就被鬼压床,喘不过气来,以致于我现在上厕所总是习惯看厕所顶,胆子也没那么大了。

这件事情也是我至今为止在记忆中最深刻最有画面感的,能达到记忆宫殿那种感觉,每每回忆就感觉我还是站在那个厕所。

当然了,因为那次没写作业第二天没睡好又迟到被班主任拿板子抽,然后揪着我去我妈店里见家长也是这件事让我记忆犹新的理由之一~不过这不是重点,哈。

—————————————分割线——————————————-

就写到这了,以后会不定期更新我小时候遇见的奇事,谢谢大家赏脸,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讨论一下。

已经好久没有写这些经历了,本来想说一些废话,不过还是少说吧。 本来想按顺序来讲这些,但是还是打算讲印象比较深刻的,之前有人不太相信我的经历,所以就想把这个先讲。
2020年11月11日 05:33:13  祭夜ゐ血泣
五岁那年吧,我和我哥还有村子里的一个小伙伴跑出村子去田野里玩儿。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傍晚了。我们也离村子越来越远。 田野的高处是一片坟地,那时候小也不知道害
2020年11月07日 15:14:30  烈火玫瑰
很久没有发布了,一来是因为网站维护,没法发布,而来就是最近挺太平的,没有什么大的事情。 但是要说电话,还是有一件,不知道算不撒灵异事件,废话不多说,介入正题。 上个
2020年11月02日 07:00:32  决情断爱
这个事情还是我上大专的时候发生的。我们学校事再泰山脚下一所专科学校。周一到周五是封闭不让出校门的。 晚上11点准时熄灯。睡觉的。厕所啊。楼道啊。一律都熄灭。一点光都
2020年10月17日 19:37:08  何苦、黯然
这事是发生在我退役之后的第二年. 我当时在宇宁家做客,与我们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位好友. 我们从晚饭时间开始推杯换盏,一直喝到深夜11点多,其他朋友表示不胜酒力了,也就陆陆续续的
第一次经历的时候,把我吓得够呛。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夏天,那天是星期天早上9点左右。我和我女朋友刚睡醒一会,我还想眯一下不想起来,我女朋友就说那我上班去了。过了约
古曼童的真实来历 在大家印象当中,一直认为古曼童的出现,就是一些目的不良,供不想塌实做事,总想一劳永逸人的人提供便捷方式。 不论是最初还是现在,古曼童就是出自于佛教
今天月考,中午我回家吃饭吃完了饭回学校,学校里是有同学吃饭的,我不在那吃,进了教室,刚坐下,就闻到了一股非常香的味道,有点像暑片的味道又有点像菜的味道,这两个味
在京极夏彦的《旧怪谈》中,有这么一个故事。 说是在日本改代町住着一位B先生。一日,B先生买了一个新灶台,不想回家之后却发生了诡异的事情。从那新灶台下竟然伸出了一只手
灵异事件灵异经历 关于古曼童,我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往事:第一卷纸 2016-8-31 15:22:23 麦师父说 取消关注关注私信 中元节作为传统道家的节日我真是累坏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除了
这是我朋友在宿舍大家讲鬼故事说的。很短,也很真实。 他在晚上,下课后走的晚八,九点钟左右才离开教室。我们教室在四楼,他和他的好朋友甲去三楼一个教室。(好像是要拿一
首先说明,故事是真实的,绝无半点虚假。 事情发生在去年夏天大概七八月份,我的男朋友在一家农场做活动策划执行,工作期间只要有活动的时候就会住在农场,没有活动的时候偶
我从前不相信梦中预见未来和死者托梦的事,可是这件事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那是夏天家的晚上,我们邻居家出了事,我们邻居是做废品回收的,他当时从一个正在拆迁的三楼阳台拆
昆仑山是我国龙脉之首,上古传说,昆仑山上有神仙居住,而昆仑山至今也是最为神秘的地区之一,从来没有人完全探索过昆仑山。 1979年,昆仑山上有一个野外科研所,在一次出野外
最近我们这都是雨天,阴雨绵绵,天空黑压压的。每到这种天气我就很容易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而且特别容易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我生活在一个很山的农村,村里的房子几乎都
真正的神仙(或分灵童子)转世都有如下的共同点: 1. 生来就多灾多难,常会有邪病.身体多数都不是很好。一生会有一次或多次大难不死的经历。 2. 心地善良,心软,不敢杀生或不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