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最难忘的经历“与魂对话”

作者: 冷月轻吟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3日 19:39:08

上高中了,原来中厅靠右的房子换到了上厅最后一排,这样每次晨跑就要经过上,中,下厅穿堂过再出大门。中厅有个天井可能有50厘米高,算正常高度天井基本上都是这高度。

习惯了4.50分准时出门跑步,从上厅走到中厅,在靠近自己厨房的小姐姐窗户边,看见了邻居饶婆,她在那夹煤球。自然的就跟她打了个招呼,“饶婆这么早”,她回答“诶阿非”。当时没什么感觉,也没想太多,就觉得这声音像一股气浪轟到我耳边。

跑步回来在厨房门口吃早饭,靠窗户边的小姐姐比我大一岁,就问我,在我窗边你早上跟谁说话呀,我说跟饶婆打招呼。小姐姐咯咯咯的笑起来,你撞鬼啦,饶婆在医院里死了两三天啦,她从天井上摔下来,送医院就死啦。(她是租房的尸体是不能放这里,所以没人说都不知道她死了)

我一点也没惊慌,也没害怕,只是觉得这样的事都给我碰上了,真有趣。

故事是关于我的三舅跟我舅妈的,他们今年都40几岁了,他们的工作是在工地开塔吊,就是那种很高很高很高,在上面操作有很长的手臂来回抓东西运输。 一般的工地新的开发区,都
2020年11月12日 00:48:45  国际领袖
伦敦地铁一直以灵异事件频发而闻名,网上收集得有很多伦敦地铁的灵异事件,以前还有新闻报道过。 比如说晚上巡夜的地铁工作人员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据说那是曾经死在铁路
2020年11月10日 23:28:58  环绕指尖
鬼说话,幻听? ———电话的另一头说,你肯定是听错了,我很快来找你。 大概是在我高中放暑假的时候,当时因为我手机辐射导致皮肤过敏,所以几乎每天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待着,
2020年11月05日 07:52:11  零落浮华
亲身经历第一件:楼梯间的血手 事情发生在十几岁的时候,那天是周末学校放假在家,自己家是自建房一栋楼那么几层不大,然后我从7楼走到2楼,在2楼门前停住 面前的铁门关着里面
2020年10月31日 15:36:15  借风吻你
读初中的时侯,村里一个伙伴患癌症将死,我陪父亲去作最后的道别。病人眼球充血,眼白变得红,一双眼红黑分明,脸色腊黄,光头,五官扭曲,状貌十分可怖,今人不敢直视。 死
很年轻的时候,我志比天高,心高气傲,希望这一生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因此尽做些有为之事,瞧不起那些虽然老实善良却做不了“大事”的人。直至有一次见到我的护法
书接上文.话说自从我在半夜醒来看到有人在医院楼上掉下来之后.我整宿整宿的失眠.每晚定时定候的醒来观看跳楼直播.之后家人从老家请来二叔公帮我送鬼.又见半夜鬼压床看到有人吃
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和妈妈去邻居家说起来的。 妈妈出生在矿工家庭。那时候所有的矿工及其家属都统一安排在距离煤矿不远的地方。妈妈说,她们念书的时候,煤矿的条件十分不
那是我刚刚上初一的时分(在郭阳,不知道的问度娘),咱们是八个人一个宿舍,咱们的宿舍有在最终一间,刚好接近主街,邻近便是烈士陵园,斜对面是一片墓地,可能是墓地在邻
周六早上7点多还在睡觉,突然听到有东西摔在地上的一声响,朦胧中以为是枕边的手机还是iPad掉地上了,赶紧起来看,发现没有,而是门边搁架上我哥的相框掉在地上了,相框镜片碎
本人现在25岁了,看了广发网友写的帖子,自己想起了一件小时候发生的怪事,不知道是记不清还是做梦,但是在自己记忆中事情是这样的。 我出生在内蒙古一个旗里,“旗”大概就
给各位说两件我亲眼目睹的往事啊,事件中的两位女主都是我的娘家亲戚,为了避嫌就不指名道姓了,暂且称她们为艳和珲吧。 艳是武进焦溪人,除了个子不高,长得非常漂亮,从小
说一个我哥哥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我哥从小也不相信有鬼神一说的,可能经过那件事以后,他就改变了。开始相信了。 因为事情比较久远了,我有些细节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 04年我
很喜欢看这个网站上网友们的奇怪经历,让我这个曾经的唯物主义者大开眼界。 我也经历过很多奇怪的事情,不过也可以像走近科学一样给它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直到我2015年遇到的
忘记外公去世时我几岁了,那时我还小,外公头七那天(那时还小不确定是不是头七)我和两个表弟本想着和大家一起守夜的,可守到一半我们都睡着了,然后被大人抱着谁在了我外
那是大学二年级放暑假发生的一件事。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决定去一个家在乡下的同学家去玩。大家各自出发在那个同学家汇合。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是都有直通车也好找。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