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住在难产死过孕妇的鬼屋里,半夜发现……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4日 02:43:49

在中国灵异网多年一直是潜水看帖,对于瞎编乱造的BS。自己写一下经历或听说的身边事情,真实灵异事件。

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80后男屌丝一名,土家族、家乡湖南湘西LS县。关于我们家乡出名的被人熟知三个词上热搜,凤凰、土匪、赶尸匠。虽说是土生土长的湘西人但一直生活在县城内,所以相关本民族深层次的问题知道也不尽详。好言归正传,先说一个听来的。

  03年“非典”年长一点的都知道,我们县是劳务输出大县,就是农民工在沿海打工的人多。主要是广东,那年广东是疫区人心惶惶,工厂也停工了大批人潮滞留,开始为控制疫情蔓延都不准回家后来情况好转人们扎堆回家,而且为快速疏散政府要求相关单位不准以超载为理由处罚客班车,本县政府也就在这时成立多家单位组成的LS县“非典”检查组严查进入我县的所有车辆上的人的体温。

本人是检查组成员之一。工作流程是交警拦车—我们登记人员基本情况来去目的地—医院人员量体温—公安维护秩序—检查组所在地乡政府负责将疑似人员(温度超38)送往县临时观察点。检查组分三组24小时工作,毎组还配一名车辆消毒员(就是对车喷点84消毒液)。我是给人登记的。R扯好远了。我们那组消毒员是本地一个木匠当时三十多岁,和乡政府关系不错做消毒员赚点小钱。事情不多时大家一起扯谈,他讲了下面的灵异经历。

  他有个外号叫“三包”,不知道怎么叫这个大家都这么叫。在我县一个较偏的乡(就叫TN乡)的乡政府后院子的一栋瓦房是全县众所周知的“鬼屋”。起因是当年搞计划生育,一名三十多岁农村妇女难产死这屋里一尸两命。后来一直闹鬼传成全县都知的话题。三包讲的是他18岁的时候刚入行还是跟着他堂叔做学徒亲身经历。一个秋天三包跟堂叔去TN乡给乡政府做木活,那几年乡下条件很差交通不方便,TN乡虽说是一级政府其实连个集市都没有,还別说旅馆,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那屋“不干不净”还是有人住。

做完工叔侄二人被安排在那里住下,堂叔当时四十多岁又长年在外打拼早养成随遇而安的性情,做了一天活路晚饭一顿饭又喝了斤把乡民自酿的高度包谷老烧掌灯时分巳经醉气熏熏倒头就睡,三包虽说是农民出身但第一离家加之住宿条件也太差,乡政府那几年条件有限这有人住便是旅馆无人住就是杂屋间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也无人刻意打扫床上的用品也不知道睡过多少人睡了多少年,棉絮硬的像饼干在油灯下黑的反光。

床是靠墙橫摆着正对门,堂叔睡靠的床里面三包侧身背对堂叔脸对大门久久不能入睡。大概时间到了九点来钟(因为没表),除了远处偶尔的狗叫和堂叔的鼾声听不到一点声音。做了一天工的三包尽管睡不惯还是败给疲倦,正要闭眼入睡,看见大门口立着一个人,三包揉了一下眼睛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当他以为眼花,翻身睡正。

一个身着老衣(我们这边人去世穿的衣服),披头散发腰身微躬的女人正站自己头上方瞪着他。他大叫一声“鬼啊”,翻身紧抱堂叔,堂叔也被他惊醒,此时三包全身紧缩双手死死抓着堂叔的胳膊,堂叔怒斥他怎么了?三包已经被吓哭讲不出话,只是用手向空中乱指,堂叔是老江湖定神后,拉起三包只穿内衣裤冲出了这间房子,敲开离乡政府最近的一个老百姓的家,这家也刚睡不久听到响动问明身份起来给叔侄二人开了门。

等三包定神后问情况,这家老乡把在家的几个乡政府人员叫醒到自己家。最后由资格最老的一个副乡长将事情来龙去脉讲给叔侄二人听。副乡长讲:“一般两人一起睡不会闹除非一个人睡那屋确实能看见”。但副乡长还解释“那个”也就吓吓人也不伤人。三包讲:“当时听副乡长这么清描淡写的讲出来心里骂了他祖宗八代,知道闹那玩意还让人住”。就这样三包和堂叔在老乡家堂屋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副乡长把叔侄衣裤工具拿出来,堂叔在副乡长的协调下就在老乡的堂屋临时用木板椅子搭个床睡直到揽的工夫做完,而三包头也不回的回了家,过去了这么多年凡和这个乡政府有关的活从来不接也没再去TN乡。

  本人在2008年因为工作原因去过一次TN乡,当时那栋房子还没撤,我给自己打气想进屋看看,无奈胆子太小没敢迈出那一步,只是壮着胆子去后院的WC小了个便。事情办完下起大雨,乡政府工人员留我们住一夜这里已经有旅馆了,我和同事还是谢绝。

刚来某市工作,找房子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因为一线城市的房子比较贵。刚出来工作的选择就是农民房了,记得去看房子的时候基本每个住户的门口上面都是镇宅符,给人的感觉是很
2019年12月08日 00:09:19  凌霸天下
最新跟贴 (有 6,632 人参加,跟帖 12 条) hypnos123 2017年10月16日 18:45 沙发 楼上有阿飘在开会呗! 骁骁骁骁 2017年10月16日 20:46 板凳 拿刀上去踹门,告诉他们要么消停点要么去死。 宾利
2019年11月12日 15:23:48  凉风蓝海
A- A+ 住在大山庙宇边 阿摩 2017-10-30 22:37 4,845 那一年,我们叫了几个人去福建的一座山上烧木炭。我们在山间各自依次搭了几个茅屋,而茅屋的对面正好对着一间庙宇。我的茅屋搭在一
2019年11月09日 13:41:29  凌霸天下
期间看了市中心不少房子,因为是2个人住,和我男友。 他在忙工作,我抽空去找房子和看房子,看中了单身公寓的便利。单身那个单身公寓在红绿灯十字路的旁边。 去看房途中,有
2019年10月07日 20:44:44  凉风蓝海
最新跟贴 (有 5,774 人参加,跟帖 11 条) sude520530 2017年12月08日 21:44 沙发 呵呵呵呵 呵呵呵 你让我怎么说呢 说你说的是真的 还是吐槽你没事别瞎琢磨呢?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悟空 出窍
听别人讲,溺水了,就意味着没空气可吸了,在实在无法呼吸的生理反应下,一定会强行吸入东西,哪怕是水,强制性的吸水到气管里,然后的就是窒息的过程,这个过程大概还是需
我昨天看了个电影,就是前段时间特火的那个《白蛇缘起》,画面很美人物建模也很丰富,看完之后我想起来一件关于蛇的故事,今天正好给大家伙讲一下。 其实有关于蛇的故事我们
我小时候遇到过,就是睡着睡着突然醒了过来,我睡在我爹妈的脚那头,当时无比的清醒。不知什么时候感觉屋里多了一个人,是个黑影,慢慢的向我们的帐子这边靠近。我本能的想
在民国初期,湖南宝庆涟源县有个学生叫周大川,他的母亲病了,父亲请神婆也没有治好,反而让周大川迷信起来了。 周大川天天写信烧给已去世的母亲,学习爱好消失了,先生天天
2001年,我在东北某企业实习。吃过午饭,我的科长燕姐拉着我在夏日的葡萄藤廊道散步,她讲了当天凌晨的故事。 燕姐说,由于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喝了些啤酒。半夜被尿憋醒。
07年当时我16岁放暑假去广州表哥那边玩,我表哥是开服装厂的,在里水那边当时租了四层楼,一楼是店面,二楼是车间,三楼是食堂加住宿,四楼是仓库,当时由于我暑假临时去,所
我是一个90后,家是农村的。打我记事起,我家就没发生过什么好的事情。我现在的一些不好的性格也是受以前那些经历的影响吧。 我最讨厌农村的一点,就是会有两家人因为一点鸡
已经记不得是几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是一直记忆犹新,我当时和我妈在我外婆家玩,外婆家有一个院子,没有围墙,外婆家养了一条狗,平时出去逛街之类的,都不用锁门,因为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上来。做了一天屁屁踢,歇一会…… 今儿讲的不是我自己撞上的事,是我同事赶上的,是不是灵异,我也不好说。权当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因该事2010年……
烟台地处我国的山东省,是国内少数几个北面临海的城市之一。夏天的烟台,我想去过那里的朋友都有体会,空气清爽,温度适宜,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我前一段时间就是热的实在
我是农村家的女娃,生下来胆子就小就害怕鬼怪和黑天。 记得有一次是我爷爷死的时候,爷爷死后的三年内家里一直运气不好,不是家里的家畜全部死光就是爷爷睡觉的房间到了晚上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