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幻意】灵异(全) 一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23:03:33

【幻意】灵异(全) 一

以前我有写过我的经历,但大都是匆忙之作,都是借用别人家的电脑,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写的也不是很全,很大多数的经历还没有写上呢,我这次是用自己电脑和apk应用软件写,我的经历很多,估计会写很长吧,说不准还得另起好多篇。这次我打算好好的写一下我的经历,以后我觉得有不全的地方还会在这篇里补充,我偶尔会讲些额外的事,但有些到最后还是有和灵异相关的,还是有一些必要的,基本更多大量的都是灵异的事,开篇杂话比较多,但后面很多都是灵异的,就是伏笔有点长,偏开头的铺垫也比较多,后来也有提到那的事,我觉得也是有必要的,中间也会有挺长我写的我的我的生活经历吧,但是也是对我会遭遇那些灵异的一种原因吧,我的灵异经历很多,估计会写很长吧,说不好还得另起几篇或很多篇,反正我会尽全的写下我的经历,以最全的经历展现给大家,这些经历够你们当很多很多的小经历看了吧,有兴趣的慢慢看和欣赏吧,可以收藏保存什么的,经历很多大家可饱眼福喽。

其实我想想我身上的奇事应该很早就有了,有一点是有时我想的事比较准,比如我想的一件事真的发生了,就是我自己之前想出的一件事之后真的发生了,但以前大都把这些当成巧合,而且我高中以前根本就不信什么神鬼之说,所以就当成巧合之类的吧,在高中以前的那些我想的或想到的成真的事大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在这就不全说了。

先从我姥姥的事说起吧,这就跟之前我提到的那事有一定关系,那是我上初三左右时的样子,生了一场病,开始说是感冒,在我姥家附近小诊所里打吊瓶,打了挺久都不见好,反而越来越重了,而且很难受,那是好像都有种忍受不了了的感觉。因为小诊所离我姥家很近,所以那时我有时打完针会去我姥家等吊瓶,等吊瓶结束自己家人拔针,话说我原先也有在我姥姥附近打打吊瓶的,但是通常都是另一家基本好像就是跟我姥家一个楼或者旁边那楼的,反正挨着隔的也不太远,都是同一面的楼,那小诊所在一个单元的一楼,不是在我姥姥那单元的楼下,我姥姥家是二楼,一共七层楼嘛,不过后来又加盖了,不过我记不清那事时后没有加盖,那小区的楼也算有些年头了,记不清又加盖了几层还是我不知道加盖的几层现在我也不太清楚了记不清了,我原先去那我姥家旁的小诊所有时我姥会去看我,后来我觉得我姥那时也算岁数那么大了,我看着也像比以前老了,所以后来有几回她来看我我当时也挺感动的,虽然离得不算远我姥家也是2楼但我姥好像可能从我记事起看她就平时上下就很不方便,要扶着楼梯扶手慢慢走,不过我下面说的那次不是我姥家同面楼旁边那小诊所,也记不清我那次在那诊所我姥有没有去那诊所看我,我在我姥家等吊瓶那段时间,我记得我在那没事想过我姥,我看我姥姥,我姥姥那时已经70多了,身体不是很好,得过几回大病,身上还有很多小毛病,那时基本天天得吃药,我想我现在感冒了,我姥身体不好,会不会传染给我姥姥,我姥姥以前抽过烟,听说我姥姥那时抽烟是因为我姥姥的二儿子死了,也就是我的二舅,听说我二舅当时是肺炎当成了感冒治,耽误了治疗,所以才去了,那时我二舅已经十多岁了,所以姥姥跟他很有感情了,所以这件事对我姥的冲击很大,之后就染上了抽烟的习惯,我小时侯知道这件事以后,后来把本以为是我二舅的三舅改口叫老舅了,反正他下面就有我妈一个妹妹,叫老舅也很正常,因为我怕我叫他二舅我姥姥听了伤心受刺激,因为我姥姥以前抽烟的事,我当时想我姥可能肺不是很好,要是被我传染了会不会得肺病,要是是得了肺癌怎么办,也不知道我当时的联想力怎么那么丰富,竟然想到这个方面,但当时我好像是真的很难受还是怎么,后来我病的很难受,而且我当时也有些抑郁,这抑郁在当时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且抑郁这事也很难受,抑郁在之后也伴随我很长时间,我在后文会细说抑郁这事,所以我当时也许是太难熬了吧,有想把我的病传染还是转移给我姥姥,我好了该多好,之类的想法,但是好像开始是担心我姥姥体质弱被我传染了怎么办,是担心我姥姥来着,到了后来好像是诊所的大夫看我总不见好,说去医院查查是不是支原体的事,他之前不敢用治支原体那药所以没用那药,去医院查明白回来好用那药,后来我们就去医院查支原体了,结果真是支原体的事,好像是支原体感染,记得好像当时得的支原体感染貌似属于肺的病,后来对症下药算是治好了,但因为对症治疗的有点晚了,所以之后很长时间还有点后遗症,记得好像是嗓子疼和呼吸时还有气管吧可能不怎么得劲,其实我后来有挺长段时间挺狠那个大夫的,因为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耽误那么久的病情,后来越来越严重,让我那么难受,而且我姥在我病的那次还……其实我在最近几年之前是不恨任何东西的,我觉得没那个必要,也不想恨,但我最近几年学会了恨,所以在我像起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会去恨了,这也是生活教会我的吗?我那次感冒好像还没好利索呢,我听说我姥也得了感冒,开始也是当感冒治了一阵,后来又听说不是感冒,是肺癌,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事我不想过吗,所以当时得知消息我也没感到太大惊讶,当时得知我姥姥是得的肺癌后,我们开始都瞒着姥姥的病情不让她知道,说等姥姥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告诉她,姥姥当时已经年龄大了,再说姥姥得的是肺癌晚期,动不了手术了,当时医生好像预言她只能再活半年,后来我记得那是好像可能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吧,我去我姥姥家看她,是我姥姥要唱的还是我提议要求的现在记不太清了,那时是我已经有了那部我的第一部手机,我姥姥在我姥家大床上唱她信主唱的俩首歌我给她录,那两首歌现在记不太清了,好像一个是叫赎罪的羔羊一个是叫跟主走天涯吧,大概是这名,可能不算十分太准确,当时是分着录的,一个录一个视频,一共两个,那时我姥姥也比得病以前瘦了,不过不算特别瘦,我当时也想了我姥姥可能早晚都会死,留这视频作为纪念也好,那俩视频我保留了挺久,后来我那个存那视频的储存卡丢了好像可能那视频就丢了,也挺可惜的,我唯一我姥姥的视频文件就这样没了,我姥开始不知道她得得是肺癌,也当感冒找各种医生药什么的看吃治我姥爷和我们都没拦她,那时她还说吃那中药管事点了好使了,可能当时也是我姥姥的心理作用吧,我记得我上高中那会儿去看望她,那时我和我爸我妈都搬回老家了,离我姥姥那很远,上初中时是住在一个跟我姥姥家挺近的地方,不用坐车,而我家这面得倒车去,还很多很多站地,那次是我在职高学校,学校没事了要去我姥姥家,好像可能大概那次是中午吧,我从学校坐车去我姥姥家,在那学校坐那车好像可能不用倒车,不过也挺远,我到那看她那时就已经很瘦了,是太瘦了!那时她还不知道她的真实病症病情,那次我快临走时还亲过她的脸,后来不一定也是那次好像可能也亲过她的脸,这在不知道自己真实病情的姥姥眼里,可能算是一种慰藉吧,让我姥姥认为觉得她就是感冒而已不是什么绝症,要不我能亲她的脸吗,我当时也是有些抱着这样的心理亲她的,还有表示我爱我姥姥,好像可能也有表达表示对我姥姥的抱歉和歉意,因为她得这病是我以前想过的,我当时也并没有太顾忌我会不会被传染什么的,那么久了我的抑郁我想死也想过很多很多次了,当时的我虽然可能也没太想死什么的可是对于像想向我姥姥传授的慰藉心理觉得她自己不是绝症和我想表达表示的抱歉歉意对不起,我觉得会不会我被传染和会痛苦的生病还有死去对我来说都已变得挺无所谓了,我当时好像可能也有不想我也生那病的想法,我当时好像可能也觉得我不会因亲我姥姥的脸而生跟我姥姥一样的病,反正我最后是亲我姥姥的脸了,而且后来有的好像可能是她已经知道她的真实病症病情之后我也亲过她的脸,我姥姥我亲她脸的那些次好像可能也并没有躲和说什么还有不让我亲什么的,好像可能她知道她真实的病症之后有过吧,现在我记不太清了,姥姥得病后期的时候,看她觉得她真是很难受的,吃不下饭,喝水也费劲,只能坐着躺不下,有时还得打氧气,人瘦的不成样子,比我之前那时给她录唱主歌视频的时候还要瘦,而且比那时还要瘦的多的多的多,后来我姥爷看我姥那样差不多了就把我姥姥真实的病症病情告诉了我姥姥,告诉了我姥姥她得的是癌症肺癌,我姥姥知道后说早告诉她啊,那样她就不治了买那药花那钱干啥啊,我姥之前上下楼梯再费劲走路再慢也不让人扶着走,之前平时走道也是,别人要去扶她,她好像要不是摔开你的手什么都不说要不是说类似我还没老呢用不着人扶或者我还没老呢你扶我干啥之类的吧,最早我也不知道这事,我试过想去帮忙扶她,她,可能开始被她甩开的多,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咋回事,还好像可能以为她生气了或生我气了呢,后来听她说才知道她是这个意思,有时我扶她好像会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我老了吗?、我是不是老了之类的问题,不过那时我已经上初中了好像可能才知道,有时被说过不知几回还是多少回我长记性也算记住了,也不去扶她,她得了那次病时我记不清是她知没知道病情的时候了,我记得记不清是别人还是我了也记不清是谁主动去扶她还是她把胳膊伸过来让那谁去扶了,反正这回她没有躲,老实的让扶,她那时可能真是承认她已经老了吧,好像可能当时我的心情也挺复杂的,记不清我看到那事有没有哭或是有想哭或要哭的感觉了,我那时很多事都已经麻痹了,而且我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抑郁也有挺长时间了,但是什么事代表着什么我还是了解的,我好像可能也有些难过吧,为我自己也为我姥姥,等我上职高高中后,没几个月姥姥就去世了,好像比医生当时预言的,还要活的久些。我姥姥走了以后,因为之前我想的那事,我自责和内疚了很长时间,虽然那事可能只是我想到了只是个巧合,但我当时还是觉得大部分责任都在我这。

灵异碟仙事件引起的多年回忆 灵异碟仙事件引起的多年回忆 记得我上高中那年,校内校外风靡了一种通灵游戏,那就是碟仙。我想一提到碟仙,大家都不会陌生,尤其是像我这样的
2019年12月13日 22:03:07  冷月轻吟
上次在《亲身灵异经历:难道我的前世是地仙?》文中说到在梦里,一个人对着影子走着,没有方向没有目标,那么孤独那么无助,也终于在我最近今年的人生中体验到了—— 据说我
2019年12月13日 22:02:28  凉风蓝海
灵异的日本老楼 今天讲的事件就是在一个日本老楼里面发生的,08年我姐姐开了一间服装店,在冬季12月份的时候,姐姐要跟姐夫会老家呆一段时间,但是家里服装店的生意还舍不得停
2019年12月13日 21:57:51  泪水纯情
本人有一个朋友,他在一个楼盘的一楼弄了一个200平米的网点,因为自己没有什么技能,但是家里还是有点经济实力,所以就干起了台球社,这生意除了开业购置的案台和桌球,其他
2019年12月13日 21:57:19  何苦、黯然
已经记不得是几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是一直记忆犹新,我当时和我妈在我外婆家玩,外婆家有一个院子,没有围墙,外婆家养了一条狗,平时出去逛街之类的,都不用锁门,因为
听别人讲,溺水了,就意味着没空气可吸了,在实在无法呼吸的生理反应下,一定会强行吸入东西,哪怕是水,强制性的吸水到气管里,然后的就是窒息的过程,这个过程大概还是需
烟台地处我国的山东省,是国内少数几个北面临海的城市之一。夏天的烟台,我想去过那里的朋友都有体会,空气清爽,温度适宜,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我前一段时间就是热的实在
我是农村家的女娃,生下来胆子就小就害怕鬼怪和黑天。 记得有一次是我爷爷死的时候,爷爷死后的三年内家里一直运气不好,不是家里的家畜全部死光就是爷爷睡觉的房间到了晚上
最新跟贴 (有 5,774 人参加,跟帖 11 条) sude520530 2017年12月08日 21:44 沙发 呵呵呵呵 呵呵呵 你让我怎么说呢 说你说的是真的 还是吐槽你没事别瞎琢磨呢?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悟空 出窍
我小时候遇到过,就是睡着睡着突然醒了过来,我睡在我爹妈的脚那头,当时无比的清醒。不知什么时候感觉屋里多了一个人,是个黑影,慢慢的向我们的帐子这边靠近。我本能的想
在民国初期,湖南宝庆涟源县有个学生叫周大川,他的母亲病了,父亲请神婆也没有治好,反而让周大川迷信起来了。 周大川天天写信烧给已去世的母亲,学习爱好消失了,先生天天
07年当时我16岁放暑假去广州表哥那边玩,我表哥是开服装厂的,在里水那边当时租了四层楼,一楼是店面,二楼是车间,三楼是食堂加住宿,四楼是仓库,当时由于我暑假临时去,所
我昨天看了个电影,就是前段时间特火的那个《白蛇缘起》,画面很美人物建模也很丰富,看完之后我想起来一件关于蛇的故事,今天正好给大家伙讲一下。 其实有关于蛇的故事我们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上来。做了一天屁屁踢,歇一会…… 今儿讲的不是我自己撞上的事,是我同事赶上的,是不是灵异,我也不好说。权当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因该事2010年……
2001年,我在东北某企业实习。吃过午饭,我的科长燕姐拉着我在夏日的葡萄藤廊道散步,她讲了当天凌晨的故事。 燕姐说,由于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喝了些啤酒。半夜被尿憋醒。
我是一个90后,家是农村的。打我记事起,我家就没发生过什么好的事情。我现在的一些不好的性格也是受以前那些经历的影响吧。 我最讨厌农村的一点,就是会有两家人因为一点鸡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