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小时候遇到和听到的真实灵异事件(十八)

作者: 令狐灬长胜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16:01:28

灵异的鬼楼探险事件

前两天看到一个朋友,发现精神有点萎靡不振,就问他最近没看到你,你干什么去了,是没休息好呢,还是有病了。朋友说:别提了,差点就回不来了。我说这么严重啊,那快说出来听听,看看我能帮你什么忙不?

朋友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迷上探险了,听说某地有个鬼楼,就在网上约了几个同样喜欢探险的驴友,一起开车出发了。到了地方,也正是白天,就在这个俗称的鬼楼周围勘察了一圈,据说弄的还挺专业呢。此楼传言半夜有女鬼哭,不明物体走动,还会时不时的发出很怪异的声音。踩点完就回到酒店做了周密的部署。

朋友说当时设备带的那是相当的齐全,5人用的对讲手台,罗盘,强光手电,冲锋衣,佛牌,迷你远程无线摄像头,高清摄像器材和电脑,准备好后已经天黑,正式出发到了鬼楼地点。

晚间的鬼楼旁边没有任何的人影,车子停在这几个人要进去的位置,然后开始人员分布,因为同行5人中有一个女性,就安排这个女性坐在车里,方便我们用手台联系,和随时报告位置,二是她在车内时时观看我们从现场摄像头传到电脑的画面,就相当于是我们几个人的总部联络台。

其余4人每两人一组,一个从东边进入顺时针探索,一个从西边进入逆时针搜索,然后两组人在楼内中心会碰头。朋友说他分到了第一组,是东面进入,进入后发现这个鬼楼不仅阴暗寒冷,而且每走一步仿佛都要付出非常坚定的思维,在两部强光手电四周的照射下,心里还是有了点底气的,而且每5分钟都会用手台报平安,互相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个人失联。但是朋友说就在他们探索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屋时,灵异的事件却放生了。

因为是一直开着手电一边看着罗盘,忽然感觉这个罗盘到了这个小屋的门口的时候,罗盘的指针忽然乱晃了起来,指针波动大,就证明这里的磁场不稳定,朋友当是就紧张了起来,和随行的那位驴友互相看了一看,这时候,手台里面想起了声音,是车里总台发来的,总台用手台说:我从摄像头传回来的图像看到有个黑影从这个小屋的门里面飘出来了。刚从你们身边飘过,你们看到没有。朋友说本来他和身旁的驴友就挺紧张的,这总台一说有黑影飘出来,两人更是吓的够呛,并一起用强光手电向小黑屋里面照去,这时候,刚刚晃动频繁的罗盘指针这时候却平静了下来,朋友和身旁的驴友推开了小屋的门,然后向着小屋走去,正在查看四周的时候,手台里面车上总部忽然惊叫了一声说到:快看你们后面,也就是门口。

这声音已经带了惊恐和沙哑,也顿时吓得我俩一个颤抖,我俩共同转向门口,并用手电照了上去,发现什么都没有,车里总台那个女孩带着哭腔用手台说道:你们快点回来吧!我好害怕!朋友和驴友回复说:好把,我俩找一下另外两个人,然后一同回去。刚说完这话的时候,忽然发现罗盘指针又开始频频的没有顺序的上下颤动,而且比刚才的颤动更加的猛烈,然后朋友就一边用罗盘探索,一边继续前进,朋友说当时就想看看到底这个非正常磁场在什么位置。一步,一步的走着,探索着。这时候车里总台那边又来指示了,总台说:你们干什么呢!我通过电脑怎么看到你们跟着一个女的走,是那个女的牵着你们走呢,快点回来,赶紧回来。

然后朋友和身旁的驴友马上停止前进,这时候罗盘的指针就差像电扇似的转圈了,朋友自己也被吓到了,然后恢复总台:我们这就原路返回,告诉另一组也原路返回,不碰面了。但是这时候总台却没有任何回答。朋友随即继续呼叫总台,但是信号就好像断了一样,怎么都联系不上。朋友给身旁的驴友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交替快速的按照原路迅速返回,到了车内,发现这名女驴友已经晕倒在车内了,朋友将其推醒,女驴友看到朋友们说:赶紧走吧,太吓人了。

朋友们问:你都看到了什么,快说说。这个女驴友显然有点语无伦次了,大意就是他们到了小屋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黑影飘飘忽忽的从小屋出来,(也就是第一次罗盘晃动的时候)然后进入小屋后发现这个黑影又回到了小屋门口,这时女驴友才发现这个黑影是个头发很长的女的在注视着他们,然后他们走出小屋的时候这个女灵体就在他们身边,此时也是罗盘第二次发生不规则的晃动,然后在电脑画面上面看到这个女灵体好像用自己身上的绳子在拉着他们一步步的往前走,但是这时这个女驴友拼命用手台呼叫他俩都没有反应和任何回复,这时电脑屏幕里面那个女灵体却向她诡异的微笑和慢慢的招手,但是紧接着就从手台中传出来一个冷冷的女性声音:来啊!一起进来玩啊!的话,然后这个女驴友就晕倒了。

灵异的蛇事件之二 昨天讲了一个同事小时候经历的灵异蛇事件后,今天在讲另外一个同事讲的灵异蛇事件。 同事说:在他小时候的一天,他们城市有一个废旧了很多很多年的老楼要拆
2019年12月13日 15:02:37  国际领袖
灵异的舞蹈教室 灵异的舞蹈教室 一个朋友讲给我听的,朋友说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学校因为专业的原因,女生特别少。据朋友说全校女生加一起都不到50个,大家想想800多人的学校只
2019年12月13日 15:01:49  烈火玫瑰
灵异的水鬼 灵异的水鬼 这是我听我楼下邻居给我讲的他小时候的灵异事件~~水鬼。邻居开了一个便利店,我没事的时候就去他店里面买东西,一来二去就已经很熟悉了,有一天我去他
2019年12月13日 14:02:14  国际领袖
算命的灵异事件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在一次我出差的途中,我对面坐了一个皮肤黝黑健壮的男子,因为路程很长,我正在座位上吃着午饭,简单的馒头和从家里带来了一条番茄鱼,
2019年12月13日 14:01:09  祭夜ゐ血泣
最新跟贴 (有 5,774 人参加,跟帖 11 条) sude520530 2017年12月08日 21:44 沙发 呵呵呵呵 呵呵呵 你让我怎么说呢 说你说的是真的 还是吐槽你没事别瞎琢磨呢?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悟空 出窍
2001年,我在东北某企业实习。吃过午饭,我的科长燕姐拉着我在夏日的葡萄藤廊道散步,她讲了当天凌晨的故事。 燕姐说,由于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喝了些啤酒。半夜被尿憋醒。
我是农村家的女娃,生下来胆子就小就害怕鬼怪和黑天。 记得有一次是我爷爷死的时候,爷爷死后的三年内家里一直运气不好,不是家里的家畜全部死光就是爷爷睡觉的房间到了晚上
在民国初期,湖南宝庆涟源县有个学生叫周大川,他的母亲病了,父亲请神婆也没有治好,反而让周大川迷信起来了。 周大川天天写信烧给已去世的母亲,学习爱好消失了,先生天天
已经记不得是几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是一直记忆犹新,我当时和我妈在我外婆家玩,外婆家有一个院子,没有围墙,外婆家养了一条狗,平时出去逛街之类的,都不用锁门,因为
我昨天看了个电影,就是前段时间特火的那个《白蛇缘起》,画面很美人物建模也很丰富,看完之后我想起来一件关于蛇的故事,今天正好给大家伙讲一下。 其实有关于蛇的故事我们
07年当时我16岁放暑假去广州表哥那边玩,我表哥是开服装厂的,在里水那边当时租了四层楼,一楼是店面,二楼是车间,三楼是食堂加住宿,四楼是仓库,当时由于我暑假临时去,所
烟台地处我国的山东省,是国内少数几个北面临海的城市之一。夏天的烟台,我想去过那里的朋友都有体会,空气清爽,温度适宜,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我前一段时间就是热的实在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上来。做了一天屁屁踢,歇一会…… 今儿讲的不是我自己撞上的事,是我同事赶上的,是不是灵异,我也不好说。权当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因该事2010年……
听别人讲,溺水了,就意味着没空气可吸了,在实在无法呼吸的生理反应下,一定会强行吸入东西,哪怕是水,强制性的吸水到气管里,然后的就是窒息的过程,这个过程大概还是需
我是一个90后,家是农村的。打我记事起,我家就没发生过什么好的事情。我现在的一些不好的性格也是受以前那些经历的影响吧。 我最讨厌农村的一点,就是会有两家人因为一点鸡
我小时候遇到过,就是睡着睡着突然醒了过来,我睡在我爹妈的脚那头,当时无比的清醒。不知什么时候感觉屋里多了一个人,是个黑影,慢慢的向我们的帐子这边靠近。我本能的想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