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真实经历之十:手机诡事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9日 16:42:16

2011年的时候,我开始涉足二次元的展会行业,从那时起认识了很多热情的年轻人,都来自全国各地。这次说的事情,就是来自四川成都市的一个小女孩遇到的恐怖经历。她是一名有些萝莉气质的COSER,年纪我没好意思细问,大概至少22左右吧,在他们社团应该并不算年轻,下文里就简称她小Z吧。

小Z在他们社团里,其实算是社会人士了,她自己住在市区里的小区里,而父母家人已经搬到新房子去了。她家的这个旧房子说来也有个缺点,就是家里主凉台和主卧凉台都面对着路边的高架桥引桥,距离很近,导致车流噪音非常大(这也是她家人当时买新房搬家的原因之一)。这件怪事就发生在这个旧房子里。

事情是这样的,小Z她们社团接了个商演,然后连着比赛,将近一个月没回来,等到风尘仆仆的回到了成都,很多团员却都病倒了,小Z也不例外。

经过几天的调养,小Z发现一个不大不小的怪事:自己的手机经常不在原来的位置上。因为在家休养的关系,又是绝对的低头族,所以小Z平常睡觉前都是抱着手机刷刷刷,睡意来了,就随手放下手机睡去。但是每次起床,手机要么就是在床脚,要么就是在床边的地毯上,更有甚者,竟然有两次发现是在客厅茶几、还有卧室小沙发上……这个怪异的现象起先并没有引起小Z注意,只是想说自己忘了,但是越来越离奇的位置,让小Z彻底疑惑,到底怎么回事?而且更加奇怪的是,每次找到手机,都有一些新的照片,黑乎乎什么内容都没有,少则三四张、多则七八张,没有一张有过内容,小Z每次都是抱着莫大的狐疑删除掉了。

一开始,小Z归结于自己睡着可能忘记了中间起床厕所或有过活动之类的。后来,又以为自己有梦游的毛病,但手机每次出现的位置着实都打消了这些推测。而且最重要的,那些照片到底哪来的?

多日的怪异现象让小Z不得其解,再加上社团里其他小伙伴不怀好意的恐怖玩笑,也着实让小Z有些顾忌。为了揭开谜底,小Z听了小伙伴的建议,从社团的朋友那里借来了红外摄像头,架设在自己床对面,抱着务必解开谜底的决心,上床睡觉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床,确实有了怪事,第一、摄像头停止工作,而且倒了;第二,手机在她卧室通往凉台的门边;第三,拖鞋有一只在客厅。怀着紧张忐忑的心情,小Z赶紧打开摄像头的记忆卡,开始查看视频寻找原因。

摄像头开始工作后,就看着小Z上了床,刷了会手机就睡下了。过了将近半小时左右,小Z竟然慢慢起了床,穿了一只拖鞋走出了摄像范围,看路径应该是客厅。小Z看到这里心想,谜底解开了!果然是自己有梦游的毛病!想到这小Z某种程度上放了心,就拉着进度条看,发现过了一小时左右,镜头里的她自己又回到了摄像头范围,而且就站在镜头正前方,直勾勾的面对着摄像头,虽然是镜头里是闭着眼,但是感觉就好像再盯着摄像头般。小Z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镜头就一阵卡屏花屏,貌似是倒了。小Z觉得奇怪,镜头里的自己只是站着,什么都没有做啊,这个摄像头是怎么倒的?被风吹的?不大可能啊。

正在觉得奇怪的时候,小Z忽然想到,每次手机找回的时候,都莫名多出来的黑乎乎的照片,于是赶紧检查手机……照片果然有!但是小Z被彻底吓到了:前几张的照片一如既往的黑乎乎,但是后面几张,开始偶尔能看清内容……就是小Z的卧室门口等位置,原来之前黑乎乎的原因应该是没有光线又没开闪光灯的原因,能拍到内容的,是刚好凉台对面高架桥引桥。偶尔有车开着远光灯转上桥,车灯直接打入室内,趁着有光线,才拍到一些内容。照片有十几张,这是最多的一次,有内容的照片一开始是房间的几个角落,后来就变成了小Z面无表情、闭着眼的自拍,忽然有一张,照片里的小Z惊恐的瞪大无神的双眼,嘴巴变形似的张大,似乎在呐喊什么。

小Z看到这张,惊叫一声,吓得掉了手机。越想越害怕,赶紧叫了朋友过来陪她,在朋友的陪伴下,删了照片、还换了手机、然后就一病不起,长达半年。据说病到最严重的时候,体重都不足七十斤,医生给出的诊断是:中毒。

我后来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一直觉得这是梦游导致的,可是后来想想,就算是梦游,那个摄像头是谁推倒的?照片里的小Z是为什么会有惊恐到变形的表情?还有,中毒?!……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诡异的事情。

上一篇:有鬼要带我走

下一篇:和暹罗猫通灵

今日和大家说说我超度婴灵的亲身经历 胎儿被堕掉,被流掉后,就成了婴灵,就成了鬼道众生的一部分。 鬼道众生是生活在另外一个维度空间。对于鬼道众生具体的存在方式,我们只
2021年07月22日 13:56:28  决情断爱
我表妹经历的灵异事件比较多,比如鬼打墙、时空错乱、空间交叠、鬼引路。 突然出现又消失,且只有我表妹能看到的猫咖(空间交叠) 猫咖,也就是养猫的咖啡厅,消费者可以在这
2021年06月20日 05:25:25  何苦、黯然
这是我一个朋友亲身经历的,她现在也就高一,去年她在一款游戏的语音房一个人里挂在上面发呆。 她在这款游戏里认识的一个网友然后就莫名进去和她聊天,问她怎么了,然后两个
2021年06月17日 21:52:47  泪水纯情
亲身经历 我的亲身经历一 2021-4-2 9:39:08 如沐春风 取消关注关注私信 在灵异网也有几个月了,本人对这类事物也比较好奇,那就分享一些自己以前遇到的事情吧。 印象比较深的还是读
2021年05月22日 14:40:48  国际领袖
真实经历!小时候爷爷对我很好,但在我七八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在爷爷走的第一年鬼节的前几天晚上做了个梦,具体是哪天我忘了。梦见我在爷爷的遗像前等爷爷,我有强烈
说一件我小时候自己经历的灵异事件,当时我五年级,我爸爸妈妈带着我弟弟去外地工作了,家里只有我和我妹我姨姨还有我姨姨的男朋友。我和我妹睡在我妈房间,我姨姨睡在我妈
我也说个我自己原来发生的灵异事件吧,买了房子装修完(新房)然后一天不上班休息在家,早上老公上班走了,我自己没事就躺着睡过去了。 然后就看见我妈妈从家里来我家了,一
在2015年9月7号晚上,我接到一个镇公馆发来的邀请。他们通常都不会来找我的,接到他们的来电让我感到诧异,一种不详的感觉总是在心里徘徊着。 老谢是我以前接待的客户,他在门
第二章 生命能量一、能量 能量是质量的时空分布可能变化程度的度量,本身就是一种物质,能量是由最小的单元量子组成,称为能量子。能量就是大量的能量子复合叠加形成物质团体
记得是今年元旦,我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跟爷爷去大街逛街,然后有个人骑摩托把我爷爷给撞了,撞了我爷爷之后我爷爷没什么事。。然后我就跟说爷爷说一定要把这个骑摩托的找
大舅也是60年代给生产队放羊,每天固定到一个山上的泉眼边喝水,在那里吃饭,因为那个时候中午都是捎饭在山上吃的,大舅就像入学一样,在泉眼边一个石头上做下来准备吃饭,就
众位缘主,大家好,我是张信昱道长。 此前我曾与弟子说过,关于超度,如果有缘主付了法金后反悔,不想再做超度的,退还法金便是。 至于婴灵,如果灵宝空间足够,我便也可让婴
山村里办婚事,那叫一个热闹,我们那里本就偏僻的不行,很少有机会这么热闹。 新郎是我的堂哥,人高马大,长得还帅气,出外打工不到一年,便领了个漂亮的媳妇回来了,舅妈高
我亲身经历的大概是在梦里,或者说我的感觉很强烈,今年我19了,记得在我记事的时候大概就开始做这个梦,几乎每年都会梦一两回!!!最早时好像是在7岁左右!!!梦到自己就
我都知道了我这几年好邪,也见过亡夫,遇见邪门的事多不胜数,我是特别无安全感的女人,最疼爱我的哥哥在我17岁横死,在我14岁爸妈离婚了,28岁父亲离家出走14年回来又死了,
这里其实是两件儿事儿,但是发生在同一天,我高二时候的事情,就一起讲了吧。 那天和前女友吵架(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她和我赌气带着我一个朋友的女朋友去ktv,和她所谓的几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