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地宫阴诡 第五章 命悬一线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03日 10:43:31

  老天保佑,棺材里的仙尸似乎对于静止的我没有兴趣,随后松开了我,自行躺倒在了棺材里,我趁机反手几刀,捅去了过去。

  腥臭的液体四溅,片刻后仙尸抽搐了几下,没了动静,只是狭窄的棺材里充满了强逼的恶臭,只怕我没被仙尸要了性命,反倒被他身上的恶臭熏死。

  于是,我用力地向上推棺材盖,任我费了大力,也只开了一道小小的斜口,顿时一阵新鲜的空气进入其中。我松了口气,斜倚在棺材中,慢慢地闭上了眼。

  等我再次有意识,是被一阵阵吵闹声惊醒的,缓缓睁开眼看到了自己乘坐着棺材又回到了地宫,之前也是在这里见的唐琦族长,现在这里的气氛十分凝重,一群人有序地排好站在那里,唐琦站在族长下侧面色严峻,发出一道道命令,似乎他们遇到了什么可怕的状况。

  看他们的人数,满打满算不到三十人,他们来到了地宫中央的高台处,围绕着神龙柱站定,每个人身上都随身挎着一个小布包。前排的那些人手中还牵着黑犬,这些犬类似乎有灵性,齐齐对着某一个方向不断地狂叫,好像危险来自于那里。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和着水流,从地宫的一条通道中涌出,地宫大厅里的渠道也跟着迅速溢出水流,这些水流如同无情的海啸和洪水,冲击力十分大,地宫中央的神龙柱在湍急的水流中依旧矗立,稳如泰山。

  让我奇怪的是高台的地面暗红,中心的神龙柱上却锁着一具尸体,须发皆白,穿着陈旧,挽着一个道髻,看打扮是个道长,只是他的面色铁青,尸身未曾腐烂。

  此时,唯有神龙所在的高台没被水淹没,唐琦及族人们严阵以待。几十个人以族长、山石兄弟、唐琦为中心,一层层的包围守护,形成严防死守的保护圈。

  族长手中有五把暗黑色形似锥子之类的物件,上刻有密密麻麻的经文符号,分别派给了保护圈中信任的几位族人。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那地下河的水早已淹没了地宫各处,水位不断上涨,地宫成一片汪洋。而水面漂浮着的棺材里头轰轰作响,像有无数人在击打,而处在其中的我就惨了,直如过山车一般,上下颠倒,天翻地覆,险些吐了出来。

  便在此时,听到外面一声令下,传来了数条狗的呜咽声,似乎它们遭受了什么惨痛的经历。

  我艰难地往外看了一眼,只见那些黑犬倒地抽搐不止,脖子上流出的血覆盖暗红色地面。

  很快,水位上涨,使棺材与高台持平,被冲击得不知南北东西的我,终于有机会缓口气了,可偏偏此时又生惊变。

  同我一起飘来的许多棺材忽然动了,不,应该说是棺材里面的那些仙尸动了,它们破棺而出,绿油油的眸子盯着前方的唐琦他们,这些仙尸细长的舌头,在嘴里撩了一圈又卷进去。

  双方直视,大战一触即发!

  像是默契,又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无数的仙尸向棺材借力,一跃而起,往唐琦他们的所在冲去。

  唐琦一方人则齐齐退后,空出一块地,地上的黑狗血顿时起了作用,仙尸落地后通通被黑狗血镇住了邪气,无法动弹。唐琦和她的族人齐齐动手,将这些没有抵抗能力的仙尸杀得一面倒。

  因水位的持高,那些拍打而来的水浪顺势将狗血冲散在水中,作用越来越小,没过多久后面的仙尸便踏着同类的尸体重新冲了过来,这时没了优势的唐琦一方开始出现伤亡。

  “族长,这一次的洪流可不像以往,现在都超过一炷香的时间了!”

  我好像听到了唐琦的声音,后面他们那里有什么动静,我便听不见了。

  正当我巴着眼睛往那里望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唐琦的族人冲了过来,大呼道:“这还有个棺材,怎么是个活人?”

  我知道自己藏不住了,不得已站起身来,向他们打了招呼,“嗨!好久不见了,你们还好……”明显他们不太好,我把未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看到是我,那个最先发现我的人愣了愣神,也就是这怔愣的功夫,他被怪物一把扑倒在地上,下一秒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下他们没人再关注了我,纷纷专心去对付仙尸去了,而我这一现身却把附近的仙尸给惊动了,他们随时可能向我袭,苦也!

  “滚开!”

  忽然,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迫近,我抬眼望去,只见唐琦孤身一人,不顾一切地向我这里而来。

  “不可!”族长叫道。

  “危险呀!”说话的是那个追她的那个男人,好像叫黄立光。

  局势一变再变,唐琦他们依靠身法与仙尸周旋,而仙尸依靠强大的生命力支撑,除了唐琦手中锥子能够克制怪物,几乎没有别的办法了。

  唐琦就是这样凭着肉身,还有手里的一锥向我这里而来,患难见真情,我不禁湿了眼眶。

  “发什么呆,快随我走,时间长了我可抵不住!”

唐琦转过头来,借着微弱的绿光中,我隐约瞧见她的那双眼睛弯成月牙状,甚至有着一丝丝狡黠,别担心,他们现在动不了,我带你来没有什么恶意。 说到这里,她似乎再也忍耐不住
2021年08月02日 09:02:50  决情断爱
这看似是提醒警告,但我有满腔的愤怒和疑惑不解,这女人把我带这来究竟要干嘛?我现在才明白小看了唐琦,赶忙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把水果刀,这外出是用来防身的,登山包里除了
2021年07月31日 06:10:20  凉城凉忆
呼!呼! 我起身不断喘气,随手抹了抹脸上的冷汗,这是哪儿?我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看见山石兄弟还在,我才明白这是一场梦。 想想梦中的场景,我莫名地有些担心,急促道:快,
2021年07月25日 21:31:54  环绕指尖
有句老话说,宁可坟头过夜,不在荒屋住宿。 我有些害怕,让开了路。 正在疑虑间,听到了女人微弱的呼吸声,这下我又把心放下来,想来这个女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2021年07月22日 22:37:02  花谢伤情
说说我小叔相亲时的事,我小叔因为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人长得还不错,但性子太跳,自己谈了几个都没谈下来,最后无奈只好走上相亲这条路。 当时村里还没有摩托车,我爸
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外婆还在世,患有脑血栓,有天晚上八点多,我和我妈正看电视,发现我家的小白狗特别惊恐的眼神看着窗外叫,然后就吓的四处躲,当时以为它看错了什么
不要搞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自己心量没大开,升起畏怖,对生活什么的没有帮助。 一个落水,想帮助他,应该会游戏,不会游泳去帮他,适得其反。 真想帮她应该充实自己的正能量
一位小学同学,这里叫他小永吧,以前与我放学坐一路公交车回家。还记得第一次与他同路时,他给我讲的一段亲身经历。 公交车经过一段土路。那是老城区与新区之间接合的部分。路很
有一种鬼叫影子人,人永远也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你说一团雾却还说他的眼睛看着你,你在骗人玩吧。文不对题,他们可以随便穿墙,这种影子人随处可见,鬼有许许多多:小 种类。
这是很多年前我堂哥告诉我的一件可怕的鬼故事! 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 ,我堂哥去姐姐玩 ,也就是我堂姐家。一直到吃过晚饭才回来 ,中间距离应该有十公里左右吧!在农村的冬天
序言: 随着我在修炼中心性境界的不断提高,佛 序言: 随着我在修炼中心性境界的不断提高,佛法给予我的智慧与能力越来越强,也展现出我修炼境界中宇宙不同层次的真相,其中
一位裸体女士不知何故躺在马路中间,并且不断蠕动,,场面极为怪异直到两名警员赶到将她架离。有网友猜测,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可能是因为这位女士吸食了某种大麻合成物。
以下是中央电视台的专题节目《破解七十年谜团》的解说词和我亲自采访过的仨位老人对中央电视台结论的质疑。 自古以来,龙在我们中国文化中,有着非常特殊的涵义,可以说它占
A- A+ 深夜门外的脚步声、铁球不断滚动…… 浅步调 2018-01-21 10:59 3,487 记不清几岁的事了。当时爸爸出门打工不在家,哥哥住校,妈妈去大姨家帮忙,因为大姨丈中风死了……家里只有
有一天晚上,不知不觉就醒了。起来上了个厕所(厕所在厨房旁边,厨房有一个窗户)上完提裤子的的时候,听见一个小孩不停的哭,往窗户外一看,有两只猫在打架。我就没想那么
这类事情不麻烦也不用担心。如果你家附近有寺院,有时间可以去那里活动一下,在寺院附近都会一些正能量,多亲近能增加自己的正能量。如果你没有修行不要自己超度,可以用一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