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地宫阴诡 第三章 地下宫殿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02日 09:02:50

  唐琦转过头来,借着微弱的绿光中,我隐约瞧见她的那双眼睛弯成月牙状,甚至有着一丝丝狡黠,“别担心,他们现在动不了,我带你来没有什么恶意。”

  说到这里,她似乎再也忍耐不住,突然笑出了声,“很简单,我想借你的单反一用,给我拍张美照。”

  我如遭雷击,以为她会说,我是多么重要关键的人物,逆转狂澜,扭转乾坤……我真想一口老血喷她脸上,居然因为单反而置身险地……

  她得意地笑了几声,又兀自沉默了,接着叹了口气,“现在你看到的这些人,他们都是我的……族人,还有长辈,包括外面的劲叔……这里是一片诅咒之地,我们生来就与常人不同,生不能见阳光,死不能如黄土……”她的声音里有些哽咽。

  “什么?”我震惊了,那这样的他们,还是人吗?

  唐琦转过身,望着那些钉在通道两边的死尸,目光里没有恐惧,反而有着深深的怜悯,“这里不是善地,我们一族生活在此地太久太久了,先天带有阴气,见了阳光会非常难受,如果长时间待在阳光底下会重伤,甚至死亡。曾经不止一次,有族人想方设法离开,可惜,要么死在外面,要么重新回来。死后不能直接埋入土中,否则定会尸变成僵,也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活着已经遭受了太多的苦难,不忍心将他们的尸体焚烧殆尽,所以按照高人传授的办法,以经过阳光暴晒的木锥,钉在了他们的四肢和脖颈。这样一来,日久年长,他们便会慢慢地真正死去,到那时才是安葬他们的绝佳时机。”

  或许我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但是,在未知的世界里,他们一族经历过的苦痛,是我无法体会的,所以我也无权表达我的观点。

  她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她往前走,我跟了上去。

  等我们走出通道时,我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眼球——这是一个偌大的地宫,遥遥望不到头,而地宫中心有一根白色石柱,石柱上刻了一尊栩栩如生的白龙,在云雾中扶摇直上,没入不见顶的黑暗中。边缘处则有三米左右宽的沟渠环绕整个地宫,渠道有浑浊的水流涌动,八个方位有八条小通道,每个通道旁都站立着两人。两人的身旁锁有两条毛发光亮的纯色黑狗,条条凶神恶煞,大露獠牙。

  中心的神龙柱下有一个小圆台,比旁边的地面高出一米左右,上边摆放着一尊铺满动物皮毛的石椅。一个身穿不知道是狐皮还是貂皮的老者拄着拐杖坐那,灰色的毛发,憎目剑眉。

  之前在入口碰到的胖妇人站在石台下的右侧,左侧则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满脸胡子拉碴。

  唐琦走上前几步,微微鞠了个躬,“族长爷爷,阿爸,阿妈。”朝中心的三个人行了个礼。

  坐最中心位置的族长笑呵呵地摸着长胡子道:“乖,旁边那位是孙女婿吧,长得真俊啊。”

  既然答应了这个女人演一场戏,那就得做足了,于是我也上前学江湖人一样抱拳低头,喊了声长辈。

  族长乐得开怀大笑直颔首,拄着拐杖站起,身形佝偻,“好好好!你比前一个孩子有礼貌多了,这儿简陋,爷爷就请你在这住上一段日子,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前一个孩子,什么意思?难道我又上了她的当?我心中一惊,转头看向唐琦,只见唐琦眼神闪烁不语。

  我的疑惑尚未得到答案,身旁已经多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彪悍汉子,请我去休息,临走前唐琦则被父母带向了地宫的另一个方向。

  地宫的暗道四通八达又极为空旷,产生的动静会被传得又远又大,我们三人脚步声走在这里,好像有数十人在活动似的。就在此时,我忽然听到了别处的一阵惨叫,似乎有些熟悉,还有时常咆哮一阵的犬吠……

  “这是?”

  然而,带路的两个彪形大汉并没有解答的意思,我只好跟着他们闷头走路,不久后来到一间宽敞的屋里,很快这里便端上了一桌子的山中野味,看起来食欲大开。但听着那隐约的惨叫,我却坐立不安,而一旁的两位彪汉正站在身侧直勾勾地盯着我,眼中似乎别有意味。

  我定了定神,装作很开朗的样子,向身旁的两位彪汉问道:“两位大哥,怎么称呼?”

  他们齐声答道:“大山,大石。”俩大汉面无表情,但隐隐能感觉出来,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通过我投射到桌上的野味。

  看他们这样,我心上一计,连忙让位,开始与他们套近乎,“两位大哥快请坐,你们还没吃饭吧?坐下来一起吃,我一个人反正也吃不完。”

  其中一人胳膊上有道疤的名叫大山,而弟弟大石则额头有道疤。大石吞了吞口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说道:“真的?”

  我用力点点头。

老天保佑,棺材里的仙尸似乎对于静止的我没有兴趣,随后松开了我,自行躺倒在了棺材里,我趁机反手几刀,捅去了过去。 腥臭的液体四溅,片刻后仙尸抽搐了几下,没了动静,只
2021年08月03日 10:43:31  决情断爱
这看似是提醒警告,但我有满腔的愤怒和疑惑不解,这女人把我带这来究竟要干嘛?我现在才明白小看了唐琦,赶忙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把水果刀,这外出是用来防身的,登山包里除了
2021年07月31日 06:10:20  凉城凉忆
呼!呼! 我起身不断喘气,随手抹了抹脸上的冷汗,这是哪儿?我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看见山石兄弟还在,我才明白这是一场梦。 想想梦中的场景,我莫名地有些担心,急促道:快,
2021年07月25日 21:31:54  环绕指尖
有句老话说,宁可坟头过夜,不在荒屋住宿。 我有些害怕,让开了路。 正在疑虑间,听到了女人微弱的呼吸声,这下我又把心放下来,想来这个女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2021年07月22日 22:37:02  花谢伤情
第二章 生命能量一、能量 能量是质量的时空分布可能变化程度的度量,本身就是一种物质,能量是由最小的单元量子组成,称为能量子。能量就是大量的能量子复合叠加形成物质团体
我也说个我自己原来发生的灵异事件吧,买了房子装修完(新房)然后一天不上班休息在家,早上老公上班走了,我自己没事就躺着睡过去了。 然后就看见我妈妈从家里来我家了,一
记得是今年元旦,我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跟爷爷去大街逛街,然后有个人骑摩托把我爷爷给撞了,撞了我爷爷之后我爷爷没什么事。。然后我就跟说爷爷说一定要把这个骑摩托的找
山村里办婚事,那叫一个热闹,我们那里本就偏僻的不行,很少有机会这么热闹。 新郎是我的堂哥,人高马大,长得还帅气,出外打工不到一年,便领了个漂亮的媳妇回来了,舅妈高
在2015年9月7号晚上,我接到一个镇公馆发来的邀请。他们通常都不会来找我的,接到他们的来电让我感到诧异,一种不详的感觉总是在心里徘徊着。 老谢是我以前接待的客户,他在门
大舅也是60年代给生产队放羊,每天固定到一个山上的泉眼边喝水,在那里吃饭,因为那个时候中午都是捎饭在山上吃的,大舅就像入学一样,在泉眼边一个石头上做下来准备吃饭,就
众位缘主,大家好,我是张信昱道长。 此前我曾与弟子说过,关于超度,如果有缘主付了法金后反悔,不想再做超度的,退还法金便是。 至于婴灵,如果灵宝空间足够,我便也可让婴
真实经历!小时候爷爷对我很好,但在我七八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在爷爷走的第一年鬼节的前几天晚上做了个梦,具体是哪天我忘了。梦见我在爷爷的遗像前等爷爷,我有强烈
这里其实是两件儿事儿,但是发生在同一天,我高二时候的事情,就一起讲了吧。 那天和前女友吵架(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她和我赌气带着我一个朋友的女朋友去ktv,和她所谓的几
说一件我小时候自己经历的灵异事件,当时我五年级,我爸爸妈妈带着我弟弟去外地工作了,家里只有我和我妹我姨姨还有我姨姨的男朋友。我和我妹睡在我妈房间,我姨姨睡在我妈
我都知道了我这几年好邪,也见过亡夫,遇见邪门的事多不胜数,我是特别无安全感的女人,最疼爱我的哥哥在我17岁横死,在我14岁爸妈离婚了,28岁父亲离家出走14年回来又死了,
我亲身经历的大概是在梦里,或者说我的感觉很强烈,今年我19了,记得在我记事的时候大概就开始做这个梦,几乎每年都会梦一两回!!!最早时好像是在7岁左右!!!梦到自己就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