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真的有超度婴灵这一说吗?打掉孩子会倒霉3年吗

作者: 黑色主义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0日 23:52:59

真的有超度婴灵这一说吗?打掉孩子会倒霉3年吗

众位缘主,大家好。

这一篇文章所说的,其实在之前的许多文章中,大部分都与各位缘主说过。

师傅我之所以写婴灵之事,是因为我自己能看到婴灵的境况,知道婴灵是生存在什么样的地方。有些同为修道之人,他们看到了,可以视而不见,但师傅我不可以。

来此一世,又得道命,必是要做修德之事才可以。然而,太多的事情,均是锦上添花之事,只有这超度婴灵,没有几个人真正有能力的人愿意去做,既耗费修为,又有许多时候不得许多人的理解。

常常有缘主认为,师傅我写婴灵超度之事,是为了让大家都来找我超度。

其实,我写婴灵超度之事,只是想让这些文字能更多的传播,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如果有婴灵一定要去超度,至于是否要找师傅我超度,都没关系,只要大家能真正的为婴灵孩子做超度,找谁都是可以的。

在写这些文章的期间,最少有100多个人,原本要去堕胎流产,最后因为看了我的文章,没有再去做这些事情。最少有几千人,看过之后,便也记得不会再去造成婴灵。

师傅我希望大家传播婴灵之事,让更多的人知晓,大家都不要再做此业障之事。

有许多缘主都认为,师傅你这么做功德,为何还要收法金。

法金之事,并非师傅我要收,而是缘主自己应该付。超度之事,需要祈求神明,又需要给孩子送些香火,还需要给阴医一些香火,师傅我所超度一个婴灵的法金,任何一个人去工作上一个月,都能为孩子做了超度。

如果说,缘主只需要告诉我有几个婴灵,让我去帮你超度一下,我就是与婴灵说上九九八十一日,这孩子也未必会走。你枉杀了孩子,最后却像是师父我犯了过错,你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做,就期望孩子走。你若是抱着这种打发孩子的心态,那谁也帮不了你,你更是不值得帮。

自己犯了过错,自己要悔过,更要想一下如何的去做一些弥补。

换个角度,如果这婴灵是你,你的父母要打发你,你又会如何想。

其实,大家付的法金,师傅我一样会义捐出去,这对你,对婴灵,对我,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都是一份功德。

总有一日,师傅我不再有能力为婴灵做超度,所以,这些文字,便是留给大家的,希望所有看到这些文字的人,能不再去造成婴灵。如果每一个人看到这些文字的人,都能做的这一点,师傅我所写的,便也就没有白写。

关于避孕药造成婴灵的事情,只在超度日记最开始的时候写到过,后面提到的比较少,也造成了很多人的忽略,所以今日特意写一写此事。

有很多人,在纵欲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考虑到过,会造成怀孕之事。纵欲过后,怕怀孕,又去吃药想来达到不怀孕的目的。

这里,师傅我还想问大家一件事情,如果本身行房事,没有造成怀孕,可否是吃了避孕药等于白吃了,并没有任何意义。

而如果是行房事后怀孕了,再吃避孕药,但最终显示出来的是没有怀孕。

这个过程,便是一个杀害生命的过程。就如同一个可以孵化的鸡蛋,你把它打碎了,你告诉自己这不是生命,但这又如何不是一个生命。

大家总以为,看得到的才算,看不到的就不算。然而不管大家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事实并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有许多人,把避孕药当家常便饭,动不动就吃避孕药,如果说一次两次没有造成婴灵,那吃那么多次,怎么可能会不造成婴灵。

堕胎、流产,这些都是看的见的孩子血淋淋的真实的存在,然后在最初的时候,虽然我们看不到他们,感受不到他们,但他们已然是一个生命的存在了。

各位缘主在想自己有几个婴灵的时候,如果有多次吃避孕药的情况,一定要把这些时间也尽量的去想一下,既然为婴灵孩子超度,便不要落下了哪个。

有很多缘主说,我都为孩子超度过了,为什么我总还是感觉有孩子在。甚至有些缘主说,为什么我把婴灵孩子超度了,怎么反而身体更不好,运势也更不好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想一下,可能还有你不知道的孩子在,而这些婴灵孩子,很可能就是你吃避孕药造成的。

在超度的过程中,曾遇到过许多缘主,不愿意接受避孕药会造成婴灵的事实,但师父今日还是要特意写文章告诉大家,吃避孕药也是存在造成婴灵的情况的。

虽然并不是说只要吃避孕药就会造成,但多次吃,就一定是存在造成了婴灵的情况,各位缘主在超度婴灵的时候,一定不要忽略了这个情况。

在此,师傅还是要提醒各位缘主,不想要孩子,便要做好一切措施,切不要以为避孕药是安全措施。大家这样做,不仅会造成婴灵,还会对你自身的身体产生很大的伤害。此属害生灵之事,对你自己也十分不利。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话,估计鬼都去投胎的差不多了吧。就算你真的老了以后也是注定会看不见他的,因为人家都投胎到人间来的呀,你看得到就有鬼了。 还有一点就是你当阴
2021年04月02日 23:53:47  国际领袖
在一段婚姻中,如果双方都没有过下去的意愿那么离婚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往往在离婚的双方协商中存在很多分歧,从而使得离婚过程变得漫长,而我们作为第三者,希望对方能够快
2021年03月30日 16:22:00  借风吻你
前两日也说过,清明乃三大鬼节之一,也只有此时,阴阳可隔空相聚,一年也无几次机会,所以师傅在此,还希望大家能珍惜。 好,今日,我们便写一点,让缘主不那么害怕的事情
2021年03月30日 15:21:37  凉城凉忆
众位缘主,大家好,我是张信昱道长。 我们很多人避而不谈婴灵,不想面对,不去超度,想把这个事情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 然而,逃避不现实。 今日,便给大家说一件这两日发生
2021年03月30日 14:19:50  零落浮华
现今社会的压力越来越大,也随着这股潮流妖精涌入人们居住的地方-城市农村!肆意的掠杀人类的身体之元!本人以个人的职业道德和做人的原则对天起誓,以下均是真实的!因为本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我大学时候的灵异事件,大学我们宿舍6个人,关系超铁,即使是现在也是经常一起吃喝,因为都是老乡,习俗和语言都没障碍,关系也就容易拉进。 我们宿舍有个兄
有一天在洗手间取耳钉,手滑,我眼看着最喜欢的一只耳钉掉进了盥洗盆的下水口,叮的一声就顺着管道掉下去了,我赶紧把下水管道提起来,然后开水龙头,想知道有没有可能找到
众位缘主,大家好,我是张信昱道长。 这个问题,曾经也有许多缘主问过,超度婴灵的时候,我们到底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情绪,才是对的。 有许多缘主,会担心一个
狐狸一到冬天总是要吃妈妈养的鸡,四叔很生气:老子还没吃呢,全都让你干掉了。就去问猎人有没有收拾狐狸的办法。 猎人告诉他:用炸药压紧,外面用羊油涂裹,下雪的时候放在
灵异天师 风水先生 取消关注关注私信 本人姓胡,可以叫我老胡,是八零后的风水先生。 风水是祖传的,不想学都不行,高中开始就不念了,跟着爷爷一起相地,给人家看阴阳二宅。
一句话吓得我滋溜一下差点抱住师父。师父推了我一下,让我赶紧去把烧纸点上。 我忙拿出烧纸点了上,同时恐惧地往西南角瞄。师父继续点了第二张符,嘴里念念有词,可就在这时
我十二岁的时候上初中,写的字很不好看,有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具体什么不清晰了,大概就有人教我怎么写字,第二天写字变的漂亮很多,我同学都不相信是我写的,至今未搞明白
应该是心理作怪吧,人遇到一定程度的繁琐事,或者累一般都是有错觉,我心情非常糟糕的时候经常觉得旁边人的心情跟着糟糕,但是一旦聊开了就觉得多虑了,觉得不和谐找点话题
我是2018年8月底来到杭州准备做事业的,当时随便打了辆出租车到人才市场,师傅说最近最大的人才市场是和平广场的人才市场,由于是周六下午了,自己也想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就在
我国民间自古以来就流传着一种说法:凡是出现惨重的灾难,受害者达到一定数量,如果在通往事发地的道路上,尤其是在黑夜中穿越荒山野岭时,有概率会碰到一支特殊的军队。 它
我妈偶然间算卦,一个50多岁的算卦先生说一辈子就就3个人要出了这个卦,说俺妈前身是玉皇的十姑娘,人间说老一是老大,天宫说10为大9为次8再次。1为最小。 近2个月一直在跑山跑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