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地宫阴诡 序幕

作者: 烈火玫瑰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17日 20:10:48

  作品介绍:

  人的命运很奇妙,有时候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相遇,使得原本的命运不知不觉发生了偏离。

  自由摄影师与神秘女子相遇,步入阴森诡异的地宫,踏上一段惊心动魄的人生旅途……

  人的命运很奇妙,有时候与另一个人的相遇,使得原本的命运不知不觉发生了偏离。

  我遇到她的时候,正在荒山野岭中度过了难忘的一宿,带着单反准备去山顶拍日出的美景,故事就从这开始……

  早上五点半左右,我带着个小型手电照明出发去山顶,一个大男人虽不信鬼神,但树林之间黑影重重,多多少少心里有点发怵。

  而我这前二十多年来,从未遇到诡谲古怪的事儿,有可能在某个时段中碰到过,但从未深想。为什么会来这么一句废话,那是因为我压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冒出来的,突然出现在手电筒范围内,真真是把我吓得差点尿裤子!

  女人身着军绿色外套,一条薄裤,打着赤脚。这山林是极冷的,更别说现在正处于深秋。

  我定了定神,这个时间、地点出现的她,难道是女鬼?我被自己冒出来的这个念头给唬住了,屏住呼吸,小心地看她的脚,那应是一双白皙柔嫩的脚丫,但此时破损的鞋子里露出却是血痕累累的模样,看了令人心疼。

  我松了口气,大着胆子哈了口气,问道:“美女,你这是要往哪去啊?”

  女人没有理睬,脚步依旧稳当地在这布满尖石荆棘的山上行走,一步一血迹。

  她仿佛魔怔了一般,感觉不到痛,眉头也未曾皱一下。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步跨到女人跟前,摁住她的肩膀,却被她的面容吓得倒吸一口气!

  女人双眼红肿无神,脸冻得铁青,哪怕自己挡在她面前,她的双脚依旧原地踏步。

  我,在她的瞳孔里,压根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原本我对于犯太岁一说并不在意,觉得即便真的犯着也大不了一年光景而已嘛,眨眼还不过去?而经历24岁的犯太岁期间,我倒霉了快两年,那种浑身不自在,乌云盖顶,一筹莫展,挣
2020年06月27日 18:31:40  凌霸天下
梦里我是在一个神仙的保护下住在仙界,但我很清楚自己不是神仙,更类似于幻化成型的精怪不是妖,很漂亮,虽然受那个神仙保护但是并不喜欢他,认为自己就是个漂亮精致的宠物
我去。。。顾佳。。。。你真是够了。。。我百度后百度出这么个东西。。。她手里没拿镰刀= =袋子里是有血污的。然后我不是有时候看到,只看过一次好吧。。。
晚上因为喝了太多饮料,所以上了好几趟厕所。当迷迷糊糊的睡着时,做了个梦,具体梦到什么醒过来之后,也慢慢忘记了。只记得空调开到23°,却出了一身冷汗。额头前的些许刘海
那大概是我朋友第5次请笔仙,请到的笔仙告诉她,她以后请到的都会是它了,于是第二天,我陪她又请了一次。 的确,我们又请到了她,还是我朋友是主请。她把召唤句子读了一遍没
私の夢は奇妙なです。 鈴木做过的梦很多,但都能分辨出它们的类型。哪个是借梦传递着真实的信息,哪个是随机生成的梦境,清清楚楚。 这一次,是一个 随机生成 的梦境,没有任
导语:电影《光明的二儿子》里主角碰到的灵异事件惊悚无比,我们身边也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灵异的消息传出,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有的人真的看见了有鬼魂的出现,这样
多日未在这里发表文章了,因为,日常一些道听途说的、个人认为可信度不高的故事,为了对大家负责,也就没有写出来。前几天清明小长假,回了一趟苏北老家,村里发生的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1996年的冬天。 我的家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黑龙江以北的一个小镇上,冬天最低温度可以达到零下四十多度,我们那里的人酒不离手,醉生梦死的人很多,所以在冬天,冻
这事发生在我很小的时候,自小有记忆时就是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一张床,当时还有很多小朋友都很羡慕我,有自己的房间,但经历过这事后,就特别渴望晚上有人和我一起睡觉。 那天
梦见全家人出去游玩,傍晚回来路过一座山的时候下起了暴雨,妈妈撑一把伞,我和姐姐共用一把伞,淋湿很多,我和姐姐只好快步走,家在不远处。这时候,我回头看见妈妈的身后
这事是发生在06 07 这几年, 我也忘了。 可是这件事是全村都知道的。 有一个老人从庙里念完经回家, 可他家人等到吃晚饭都没看到他就去问好他在一起念经的老人,可是大家都说没
我可以从好像是后脑勺那一部分的地方发出一种刺激性的感觉,然后遍布全身,就会全身起鸡皮疙瘩,但手腕前和脚腕前还有脖子下面就没有,可以随时随地控制,很好奇,与修道这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